砚台小说 > 恶鬼降世,我乃梦魇之主 > 鬼来信 第201章 原来......2

鬼来信 第201章 原来......2

    看到江怡珊的举动,让王子豪妒火中烧,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手指陷入了蔡新堂的脖子里,蔡新堂愈发难受。

    “子豪!我和小堂好不容易才重逢,如果你杀了小堂,让我和小堂再次分开的话‧‧我会恨死你‧‧!”江怡珊情急之下大吼着。

    “会恨死我‧‧!”这句话如雷击一样,贯穿王子豪,他渐渐地松开了手,呆立在原地;而蔡新堂在王子豪松开手后,整个瘫软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堂、小堂你没事吧?”江怡珊焦急地问着蔡新堂。

    蔡新堂不停地干咳着,摇了摇头说:“咳、咳‧‧我‧‧我没事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‧‧?”王子豪突冒出来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嗯?”江怡珊淡淡地响应一个字,毕竟她现在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蔡新堂身上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要这么说,为什么你要为了蔡新堂恨我?他这么对你,你还为了他来恨我‧‧到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江怡珊不假思索直接回答说:“因为我喜欢他,我喜欢小堂!”

    “他这样对你,让你伤心、让你难过、让你受伤、让你受苦,但是你为什么还喜欢他,反而我一直真心对你,你、你却拒绝了我‧‧。”

    “子豪你对我好我很感激你,但是‧‧我只能跟你说抱歉‧‧。”

    王子豪怔怔地看着江怡珊。

    江怡珊继续说:“我和小堂在小学时就认识了,那时候的我很怕生,一直无法适应学校的生活,但是小堂在那时候和我成为了朋友,帮我适应了学校的生活,从那个时候开始,只要有人欺负我,小堂就会替我打抱不平,只要我遇到困难,小堂就会来帮我,只要我不开心,小堂就会逗我开心;初中时,我和妈妈吵架,一气之下离家出走,但是离家出走后我没有地方可去,那时候的小堂不仅让我住在他家,还帮我去跟妈妈求情,让我们母女俩和好;到高中时,小堂突然对我冷淡,但是我知道他不是因为生我气或是‧‧喜欢上别的女孩子要和我绝交,他一定有他的理由才会这么做,虽然那个时我很痛苦,但是我相信他,我一点都不怪小堂,当然也不会恨他‧‧我想这就是真心喜欢一个人才会有的‧‧想法吧!”

    王子豪不发一语地盯着江怡珊半响,但是他的表情似乎很不能接受江怡珊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小堂,我很喜欢小堂,在我恢复记忆的那一刻,我第一个想见的人就是小堂‧‧。不‧‧!应该说是我从未忘记过他,就算在我失忆的那一段时间,小堂依然存在我的内心深处;我和小堂已经分开了十多年之久,现在我们好不容易又再次见面了,我再也不想和小堂分开,如果你真的要把小堂从我的身边带走,我会恨你一辈子‧‧!”

    王子豪不由自主地向后了两步,脸上的表情相当地绝望。

    “子豪我知道你很喜欢我,但是如果你现在‧‧还是活着的话,我的答案仍然跟那时候一样,没有改变‧‧所以,你好好地去吧!重新投胎,我相信你的来世一定会找到一个合适的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王子豪脸上的表情五味杂陈,他突然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说: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这时王子豪的脸产生了变化,原本狰狞的脸孔渐渐地转为柔和,一道污浊肮脏的黑气慢慢地从他的头顶散去,整个灵魂样貌看起来变得比较详和。

    这时王子豪突然幽幽地对着蔡新堂说:“阿堂••我还真羡慕你呢!小珊到现在还是喜欢着你••。”

    蔡新堂身体状况稍微好转了,从地上爬了起来,走到了江怡珊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可要对小珊好一点,不然我还会回来找你!”王子豪说这句话的同时,脸上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啦!我不会再犯当初的错了,我会好好的爱惜小珊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‧‧嗯‧‧我该走了!”王子豪一脸满意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等等!你该走了?你是要去哪?”蔡新堂问着。

    “去我该去的地方!‧‧大概‧‧排队等投胎吧!”王子豪说着。

    “那个阿豪‧‧!”蔡新堂叫住了王子豪。

    “干嘛!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来世的话‧‧我希望还可以继续跟你当朋友!”这是蔡新堂发自内心的愿望。

    “‧‧我也是‧‧!”

    王子豪说完这句话后,身体逐渐变得透明,最后凭空消失在蔡新堂和江怡珊的眼前。

    王子豪消失后,蔡新堂牵起了江怡珊的手,两人互望着,蔡新堂说:“小珊‧‧欢迎你回来!”

    “嗯‧‧是啊!我回来了!”江怡珊喜悦的神情全都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不过话说回来,大约半年前,我就回来这个城市了,只是你没发现而已,我都在街上遇见过你两次了!”江怡珊说着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‧‧?”

    蔡新堂他回忆起这半年来曾经看见过江怡珊三次,两次是在路上,一次是在家里;他现在仔细回想起来,在路上那两次看到的江怡珊,虽然只看到侧面和背影,但是身形似乎和现在眼前的这个江怡珊比较相似,像个大人的样子;而在家里看到的那一次,完全就是江怡珊高一时的样貌,那肯定是王子豪让他看到的幻觉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我曾经在路上看到过你两次,原来真的是你啊!当时我还以为我眼花呢!”

    “啊‧‧!”江怡珊轻轻地啊了一声,脸红红地说:“原来你有看到我啊!我还以为‧‧。”

    “以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以为你会不认得我了,所以刻意从你的附近走过去,看你是不是还认得我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怎么可能会不认得你,而且你可以直接叫住我就好了啊,何必搞得这样地大费周章!”

    “可是、可是如果你已经不认得我了,那我还叫住你的话,那不是很丢脸吗?”江怡珊辩驳着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笨蛋!”蔡新堂轻轻地敲一下江怡珊的头。

    “喔‧‧好痛喔!”

    这是他们两人从小到大的打闹模式。

    “再不管怎么样,我都不会忘记你!”蔡新堂深情的说着。

    江怡珊娇羞地说:“你说得这么直接,人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用回答了!”

    蔡新堂低头吻着江怡珊的嘴唇,这一吻,包含了他这多年来的思念和他对江怡珊的心意。

    吻了良久,两人的嘴唇终于分开了。

    江怡珊害羞地说:“你很讨厌吔!突然亲人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