砚台小说 > 全球末世我的城市成了最后的净土 > 第456章 他想要颠覆这个世界

第456章 他想要颠覆这个世界

    卫斯蓝闻言只是淡淡一笑,倒是那副油腻的模样收敛了几分。

    在顾妧眼里,他不做出那些姿态时,那副模样确实称得上是英俊,那身衣衫同样给他增加了几分正气姿色。

    “老将军可好?”

    “自然,九州基地有最好的医院,老将军的身体一直都很健朗,只需要调理调理即可,现在他大概在竹亭下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身为老将军的义子,却妒忌自己的义父下手,未免心太狠了吧,我听说老将军可是亲力亲为的照顾你,你年幼6岁那年被他从福利院领养到身边,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手操心,说是当成亲生儿子也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一个与亲生父亲无异的人,甚至对你比世间大多数亲生父亲对自己的孩子更上心,你为什么能下得了手,就为了,所谓的长生不老,还是所谓的人类进化?”

    卫斯蓝沉默地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义父对我甚好,我参军时他不太同意,他不想我吃苦,想我像许多普普通通幸福家庭的孩子那般,上一个好的大学,学一个喜欢的专业,以后找一家公司好好工作吗,再谈一场恋爱,娶一个爱的女人,简简单单度过余生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,我也是这样想的。”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一根发旧褪色的红色编织线,线中央挂着一颗透明淡蓝色如水滴般的吊坠。

    看着这条吊坠项链,他的目光逐渐变得温柔。

    “我15岁的时候,算得上调皮叛逆,那时候很多男生他们会带着最大的恶意去开你的玩笑,用你的家庭,你身上的残缺等等,那时候他们说我是义父捡回来的乞丐儿子,说我没有妈妈,是一个野种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的我长得矮矮的,比同龄人要矮上一节,又喜欢吃零食,所以也胖胖的,他们喊我矮冬瓜,在我的书桌上涂鸦,把我的书本扔在垃圾桶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不在意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那时候经常出任务,鲜少回来,其实我很希望他在身边陪陪我,但是我知道他身份特殊,身不由己,他要保家卫国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仅是我的义父,也是我崇拜的偶像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想到那群人,我就在想,这种人凭什么得到保护?”

    “我义父在战场上出生入死,可他们的孩子却欺凌同学,哪怕我跟老师说了,他们的家长过来也只是一脸鄙夷,说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很正常,甚至背地里嘲笑,贬低我义父,说当兵的人很凶,有暴力倾向,带出来的小孩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这些人,凭什么得到保护?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逐渐变得冷漠,语气也带着冰冷。

    “在我初三那年,我认识了一个女孩,她是听力障碍人士,也是我的同桌,她人很好,她喜欢花朵,喜欢蝴蝶,喜欢一切好看的事物,哪怕是一片落叶,她都会指着上面的脉络对我说,真好看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在她书桌里塞毛毛虫,将她的助听器藏起来,就为了看她着急,看她哭的模样”

    “直到毕业那天,她从教学楼上一跃而下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在说是因为她家庭贫穷,父母已经拿不出来给她医治,她家里还有个智障弟弟,还需要花很多很多钱,她觉得很痛苦才想解脱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放他们的狗屁。”

    他将坠子放入手心,温柔地抚摸。

    ”她跟我说,考上高中后她就可以出去兼职了,然后一边上学一边兼职,等她考上大学,她就有更多的时间兼职,赚钱给自己治疗耳朵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那么开朗,对未来抱着那么多的希望,她怎么会从那里跳下来呢?”

    “真实情况是,毕业考后的那天,他们在路边看到了她,开着玩笑把她骗去了附近一个偏僻无人的工厂,将她关在里面,准备关到晚上再过来把她放出来,可他们不知道的是,那工厂里住着许多附近的流浪汉。”

    “15岁的她永远死在了那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亲手杀了那群人。”

    卫斯蓝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拿着刀,一刀,一刀捅着他们,他们趴在地上说知道错了,说不是故意的,只是想跟她开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他们该不该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