砚台小说 > 我是护宗神兽 > 第230章 被迫害妄想症

第230章 被迫害妄想症

    少年默默流着泪,可能是汗水掩盖了泪水。

    “多亏师傅我有了灵根,即便再难那又如何!只要是淬体丹炼制出来,那我的灵根终会变成真正的灵根。看以后他们还取笑我是伪灵根不,我不会认输的,我要报仇,我要叫那些杀害我父母的人都要付出代价,我要用他们的血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少年的目光又变回了坚毅之色,嘴角都被他咬的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即便现在他的双手已经磨出血泡,他还是没有停下手中的操作。

    “你这傻孩子,就算你的父母活着他们也不会看到你现在的样子。说不准你的父母只想叫你好好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少年目光如火。

    “活着?呵呵,他们能叫我活着?不可能,只有我死掉才是他们盼望的。他们恨不得将我喂给妖兽,他们就是贪婪的恶魔,我要变强,我要杀掉他们。”

    那些药粉混合着灵泉水,被少年搓成一颗颗的丹丸。随即再将丹丸投入炉中,继续投入一些炼制所需灵植后,少年催动心火。

    一道火红色的火团由心口打出,随着丹田气流催动,火焰在丹炉周边游走。少年努力的控制丹火气息,该需要大火淬炼便加大灵气的催动,若是需要文火保温,少年又将灵气收回几分。

    随着汗水和血水的交融,眼看一个时辰就要到了。老者感觉有些虚化,像是自己很难在维持这个身形。

    “徒儿可以收火了,正好为师也有些乏了。我好想亲眼见证一下这么多天的努力成果呀!”

    少年其实也纠结,但是第一时间按照老者的话收了气息,将丹火一并收回在体内。这才大口喘着粗气,身体几乎像是累瘫了,强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师傅你要不赶紧回去休息,这里还有些灵水···。”

    老者婉拒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好好补充一下,我就是个灵体,只要你恢复了我就会慢慢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老者变成一缕青烟收回到那颗玉石项链中,少年拿起皮质水壶大口的喝下里面的灵水。

    啊!少年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师傅这次不会叫您失望。”

    丹炉打开,一股药香飘出。

    “这药香很明显是杂质去除的很彻底,品质应该能达到2品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的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“已经很不错了,黄阶二品,甚至可以算得上三品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此刻虽然很疲惫,可面容上像是洋溢出兴奋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太棒了师傅,只要按照这样操作,用不了一年我便能将身体淬炼到极致。”

    可下一秒却听到洞外传来了拍手声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挺有意思呀!不错不错,没叫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这分明是个女声,少年从身后掏出一柄匕首,凶狠的目光看向洞口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别鬼鬼祟祟的,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

    方小果探出头来,打量了一下洞内的情况以及布置。

    少年见到是禄姐他也没有大意放松警惕,只是沉着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他们派来杀我的吗?”

    方小果眨巴着大眼睛呆呆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是不是得了被迫害妄想症?”

    少年不理会,坚持问着方小果的来历,可那个老人的声音像是小声提醒他。

    “这女子应该没有恶意,如果有恶意那时候怎么会出手救你?”

    即便如此,少年还是将手中的匕首攥的很紧,也只是话语稍显放松。

    “姑娘若是没事那就请便,这里不适合你来。”

    方小果走了进来,看着一片狼藉的洞内确实也没啥下脚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记得当年下雪的天,我好像还在这里住过,说来也好笑。哎!还好,还好!”

    见到女子像是在回忆着什么,少年将那丹药偷偷收起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住过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哎!那都是以前无聊时玩闹吧!不如现在说说你。”

    少年又一次警惕了起来,难道这人不是为了接近自己杀掉自己吗?现在可是只有自己一人,当初她不动手可能是因为还有旁人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有趣怎么没有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有趣?难道我在你们眼中就是一个笑话。对呀!你们就是拿我当做笑话,既然你能找到这里那你快些动手吧!”

    女子确认了,这小家伙就是有迫害妄想症,他以为自己是来杀他的。不过也难怪,这小家伙苦大仇深呀!

    “我说的有趣是你的经历,你们三个人中你是最有趣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少年有些慌了,难道这女子是来杀人灭口的?不光是要杀掉自己,而且还要对那两人出手吗?

    “你不要搞错,他们其实什么都不知道。冤有头债有主,你可以对我下手,但他们确实和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女子感觉头好痒,这也是要长脑子了呀!

    “算啦,和你这小家伙说话真费劲。”

    少年又一次拿出匕首挡在身前,做出了防御姿势。他感觉这女子一定是失去了耐心,看来要对自己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出手,你觉的能防住吗?”

    少年不管那个,强行调动灵气汇聚在匕首之上,凶狠的目光像是要杀死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能坐以待毙,引颈待戮。你不出手,那我可不给你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闭上眼睛,仰起脖颈。双手背在身后,就像做好了迎接这一刀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来呀!我给你机会。”

    少年杀伐果断,见到这是个机会便已经出手。

    脚下使出水云步,不到一息之间匕首已经来到了女子脖颈处。

    “五方斩。”

    这是少年学习的白阶体术,所谓五方便是东南西北中,又演化为五行融于一体,灵活多变,刀刀奔向致命要害。有灵力的加持,这一刀就不是平平无奇的一刀了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,那柄匕首如同砍在了铁上,甚至迸发出星星火光。匕首划过女子的白皙脖颈,少年停在女子的身后喘着粗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