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四十一章 独善其身

    “有人等我?”楚风闻言微微不解,“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之前拦路的那些家伙。”小六子塞了满嘴的桂花糖,说话都有些含混不清了。

    楚风皱了皱眉头,心想,那道那些家伙如此难缠,事到如今还想从自己这里敲诈些钱财么?

    握着笔的右手垂下,大袖垂落,刚刚好盖住了笔杆两端,若是不细看,是不会看出什么奇怪的明堂的。

    对方来意到底如何,猜付无用,徒扰人心。既然如此,还不如不去多想,直接会上一会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楚风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唔唔!”小六子正专心致志的对付一大块桂花糖,哪里有时间说话?

    推门而出,楚风横扫一眼,果然瞧见当日拦路的那些乡民,这时候正在门前或站或坐的闲聊,见到门开,他们立时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找我?”楚风淡淡发问。

    “楚郎君!我们几个是来给您赔罪的!”

    为首的长者连忙走上前来,一脸悲痛自责,冲着楚风连连施礼。其他的年轻人也连忙跟了上来,亦步亦趋。

    楚风不愿受长者礼,侧身避开。

    “楚郎君,我们是有眼不识泰山,当初并不知道您是程先生的高徒,否则断然不敢做这等事情的!您大人有大量,饶了我们吧!”为首老者卑躬屈膝。

    前倨后恭之人,楚风素来是看不起的。但他自觉没有必要与这等人一般见识,这时候真的仗着身份耀武扬威之类,也是他所不屑的。

    于是楚风只浅淡一笑,道:“诸位之前不过是一番玩笑,何必挂心。楚风并非小肚鸡肠之人,诸位也不必担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也不与他们几人多言,转身回了院子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面面相觑,一时弄不明白楚风的态度,却又无法再问。看着紧闭的房门盘桓了一会儿,便各自去了。

    楚风转回时看着仍在专心吃桂花糖的小六子,笑道:“糖什么的虽好吃,但是不能多吃,否则会长蛀牙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蛀牙?”小六子瞪着眼睛看他。

    “就是虫牙。”楚风起了几分奚落的心思,调侃道,“你想啊,糖这种东西,不单单是你喜欢吃,其他的小虫子蚂蚁之类的都喜欢。你吃的糖残留在牙缝里,到了晚上,小虫子什么的就会趁你睡觉的时候,钻进你的嘴巴里,在你的牙齿里安家落户,你的牙就变成虫牙了。”

    小六子听得骇人,一双眼睛瞪得溜圆溜圆:“你骗人!我的牙又不是空的,又没有洞,虫子怎么住的进去!”

    楚风眨了眨眼睛,顽皮道:“没有洞他们可以钻,不是空的他们可以慢慢的清空嘛。”

    小六子猛地捂了牙齿,不可置信的问:“那岂不是要被疼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楚风伸手掐了掐他的小脸蛋,“难道你没见过牙疼的人么?”

    小六子瞪视着楚风,也不说话,只是在脑子里勾勒着楚风所描述的场景。真是越想越害怕,越想越害怕,却又不想在楚风面前露怯的,于是只凶狠的瞪着楚风,半晌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问你,刚才来的那些人,你知不知道他们的来路?可做过什么好勇斗狠的事情么?”楚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小六子瞪着他,甩出三个字来,就一溜烟儿的跑了。

    楚风无奈苦笑,只好先行作罢,不去管那些俗事。

    此时太阳已经渐渐西沉,流露出几分暮色来。

    楚风见老师的房门紧闭,看起来是真的睡了,便不敢去打搅,只与小六子和车夫告别。

    车夫看楚风要走,便主动要送,并解释道:“之前先生也吩咐过的,说是要我每隔三日负责接送楚郎君来回,这次正好跟着郎君一起走,认认路。”

    楚风来田罗村时,大包小裹的带了一堆东西,毕竟之前拜师仓促,连束脩都未曾准备,这一点让楚风有些不安心的,于是此次补上,这时全都放到厨房里了。没有什么贵重东西,程源先生本身也能猜付到楚风家境寻常的,并不看重这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