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八十一章 同流合污

    “楚风?”琴操微微偏头,思付了一下,“这个名字有些耳熟,也是今榜的士子?”

    “是,不过我听他们说,好像很有意思呢,不是自己考上的。﹏8w=w=w`.-”层峦瞪着一双大眼睛,看起来有些八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琴操不禁一怔。

    “呃,就是说……”层峦筹措着词汇,左手在半空中挥了挥,最终又有些遗憾的落下,“我也没有太听懂啦,反正我听他们说,好像是怎么走了今年主考官的门路,直接被点成了同乡试出身,连考试都没有参加过。”

    琴操闻言,眉头就是一蹙,肃然道:“这话不得乱说!”

    层峦被突然严肃起来的琴操吓了一跳,连手中瓜子都掉了两粒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玩笑,这话是在控诉今年主考官大人徇私舞弊了,哪里是能够随便说的!”琴操眉头轻蹙,哪怕是这样的表情,也让她更添几分清丽。

    层峦连忙起身,手忙脚乱的冲着琴操一福礼,稍显慌张的应下:“层峦知道了,再也不敢乱说了。”

    琴操微微颔,心里却不免想起了一些旧日的事情,一时,心头微乱。>吧w·w-w=.=

    层峦有些尴尬,一时间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在船间客房里能够隐隐听到水波拍打船身的声音,这声音富有韵律,又十分微薄,仿佛呼吸声。

    琴操的思绪只维持了瞬息,一抹笑意自嘴角扬起,让她整个人都明艳活络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这样一说的话,楚风这个名字,的确有些耳熟,似乎在哪里听过的。”琴操将手中的书放下,托腮回忆,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思绪,不仅仅是她,甲板上的宾客士子们,也都用心思付着。

    “楚风,这名字总觉得耳熟……”

    远远的离开楚风、刘正卿所站立的地方,士子们三五成群的聚到一起谈论着,时不时的回头看楚风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,总觉得在哪里听说过。因为画作被抬举成同乡试出身,这种事情,实在太过……运气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这样的地方,即便心里有些不忿,也不可能直接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“楚风、刘正卿,这两个名字……是了,是不是也是跟什么书画有关来着?”

    “付兄这么一说……啊!我想起来了!水墨会!诸位还记不记得,水墨会上程源先生收了个徒弟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程源先生?那不是咱们杭州城里有名的大画家么?据说连两位大人都要给几分面子的?”

    “正是他,听闻程源先生性情孤傲,一辈子只收过一名徒弟,隐居于乡野之间,平素想要见上一面都是十分困难的。吧w`w-w=.-但是心怀了拜师之心的人却不少,只是一来是找不到,二来是即便找到了程源先生本人,对方也从来都不收。但是上一次水墨会,程源先生却在大庭广众之下收了个徒弟,我记着似乎就是叫楚风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