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八十四章 寂寞开无主

    这个年代的诗词,当然是用来唱的,说白了,与后世的流行歌曲差不多,只不过不论是从深度还是广度上来讲,诗词与流行歌曲都不可同日而语罢了。

    诗词毕竟是文人墨客的玩具,吟风弄月、吟诗弄曲,看似轻松随意、信手拈来,其中又要经过多少玩味与推敲,弄清多少平仄与声调,那是只有真正浸yín在其中的人,才能够明白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中国的诗词是带着脚镣的舞蹈,音韵、音调、典故缺一不可。这是一种雅致到了极致的美学,将一腔情愫与学识都付与几般文字,持笔轻轻的勾勒了,举重若轻着。

    中国的曲调也是一样的,它与西方的五线谱不同。五线谱记载了太多细节的东西,节拍、重音、升降调,太多太多的东西被规定住了、限制住了,实际上,对于表演者来说,能够真正自由发挥的地方实在是太少太少,演奏起来,难免有千篇一律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从东方而论,不论是唐代形成的燕乐半字谱,还是清代流行的工尺谱,都是对演奏者的发挥毫不拘泥,甚至隐约之间鼓励创新的存在。

    东方的音乐从来不讲究统一性、可复制性,它讲究的人见仁见智,人与人的不同流俗。

    所谓阳春白雪、下里巴人,区别的所在,可能并不是曲子的不同,也许只是演奏者的层次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琴操以《琴操》为名,指落琴弦不知多少次,才造就出此番令人叹为观止、绕梁三日的技艺来。

    琴声绕梁,歌声让人不知肉味,所谓高妙者,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是楚风第一次听到千年之前真正的古曲,那种区别与后世曲乐的灵动与浑然天成,甚至是那种青涩,都让他有一种莫名的感佩。

    他并不太懂音乐,却深深的被这种未曾欣赏过的味道所吸引了。

    楚风看着那张他从未见过的古琴,看着弹琴之人,许久许久,都没有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琴操一首唱罢,冲着众人微微躬身,余光环顾,自然注意到了楚风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目光,琴操每日都会接触到太多太多,所以,她并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“……琴操姑娘一曲动人,老夫竟仿佛嗅到了小园的花香了。哎!此曲只应天上有啊!”李大人率先赞叹一番,众人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刘正卿偷偷瞥见了身旁楚风的目光,忍不住低头就是一乐,伸手戳了他一下,低笑道:“你小子犯什么花痴,这可真是没见过美人儿了。你要是有意思,改明儿拿一张你的书画去饮月舫。听说这位琴操姑娘也是很喜欢书画的,没准你要是得了琴操姑娘的青眼,也可以让你去做入幕之宾了!”

    楚风闻言,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可没有钱。不过这位琴操姑娘,果然不俗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刘正卿立时翻了个白眼:“人家堂堂的行首,在你这里竟然只得了个‘不俗’的评价。你这话若是让那些浮浪子弟们听了去,非得把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打残了不可。”

    楚风一笑,刚想说些什么,却听主位上的李大人开口道:“楚郎,说起这小园香径来,你应该是很有些意趣的。你的老师程源先生早年间极善花鸟,我看你作画时的笔法,也是学花鸟的多。老夫瞧你坐的也无趣,不妨当下为琴操姑娘做一幅画相赠,也是一段佳话了,如何?”

    这事情颇有些突兀,只是大人发话,楚风自然没有不应下的道理。于是起身施礼应下,又名人准备笔墨,转头上前几步,问那琴操道:“不知姑娘喜欢什么花?”

    琴操久在风月场,一颗心谓之七窍玲珑也是毫不夸张的。她见那位素未谋面的主考官大人特意点了这位年轻人作画,这少年郎又是姓楚的,于是对于楚风的身份心下立时了然了,便含笑问道:“郎君擅长画什么花呢?”